beauty852

旅遊後的情緒

旅遊後的情緒

做一件事,想來有去做它原因。例如興趣、喜愛,例如期待。現在發現,興趣、喜歡是很不可靠的。因為它受環境的作用容易轉變。當期待一再沒有看到,路程漫漫,無望,我想人人都會產生厭煩吧。

隨著時間流逝,現實生活的境遇,對寫作的理想和心願,越來越變得不堪一擊。

不管怎樣,存活是第一位的。我清晰地覺得,這是一件極為殘酷的事。

情緒(也不是單純上的情緒)低沉,尤其是到了黃昏。想來想去,我的心裏,真的要落淚(這時候,我無所謂是否有人說我軟弱)。又一次覺得,現實中的無依。我心、情緒,無從寄予。渺渺茫茫,不知所終。這真是一件無可如何的事。

出去走了七天,總希望獲得調整,獲得能量,或是心裏變得強大,不再那么容易敏感,不再那么容易傷春悲秋。然而,總是事與願違。

回家才上了第二天班,原以為會滿血複活,從頭開始迎來一段上班的日子。然而,才第二天,我就又像之前一樣,厭煩。我想休息,不想工作。我對自己說:還是不喜愛。盡管看不到自己的目光,但我能夠感受到那類無奈的淒惶;盡管看不見自己的臉龐,但我知道不會有喜色,是作難的樣子。因此戴上口罩,我不想讓別人看見,自己也不喜歡。

本以為出去一趟,寬闊一下見識,開啟一下胸懷,更看淡,更成熟。由於我也相信,世上還是好人多,美好多。可返回上班的環境,徹底又變了。沒有幾個能入眼的。

反倒進一步覺得,人凶險。有些嘴臉真的不想看到,想避開。

昨日還在想,人一定要出去旅行,唯有如此,才不拘泥於一隅。不受限於眼前。如今,我啞然。

如此至今,我不知道旅行的益處究竟是什么?

反差之大,讓我覺得,眼前的生活與旅遊出去的生活是兩樣的,二者中間隔著一堵無法超越的牆。是兩個世界。

因此,我認可旅遊,就是從一個自己厭煩的地方去旅遊保障另一個他人厭煩的區域。

沒有到過,生疏奇特,朦朧詩意好感。一旦相處久了,每天應對,也就麻木了。分歧發生,厭煩產生。

旅遊,有時是一種躲避。認為暫時離開了厭煩的區域,再次回家會發生變化,得到新能量。然而,失望超過希望。也不是說沒有一點改變,也不是說沒有能量。只是,在現有的現實眼前,太柔弱了。

有時把情感寄托在一個人及某件事上,後來呢,發覺最後面臨的,還是自己。

他人已經很好了,仁至義盡。但是,這個人不能每天聽你傾訴,不能每天陪你,不能總給你解憂。不能一直理解你、安慰你。失望,是你將對方理想了,規定十全十美。開始期望,短暫的美好。為何到最後,挫敗感越來越大呢?

於是又開始封禁自己。蜷於一角,自己舔舔“創口”,讓歲月來撫平一切。

旅遊,如同梁實秋說的那樣,來回折騰幾次,人也就老了。也許,這就是所謂的生活。

  • 关键词: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