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auty852
QQ图片20200117

當家的重病,苦苦要求放棄醫治,咱們到底應該怎么辦?

當家的重病,苦苦要求放棄醫治,咱們到底應該怎么辦?

這幾天經常想到一句詩詞:青少年不知愁滋味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

這大概就是以前的我,概念化狀態。

之前做新聞記者,懷揣著稚嫩的新聞理想,以天下為己任;

等到真正遭受痛楚,才感覺之前的憂愁,薄弱輕柔。

父親前段時間去世了,我的心裏遭遇到了地震災害。

前幾天早已讀過類似文章,今天這篇文章要來討論一個大部分家庭都是會遇到的人生難題:

當家的重病,苦苦挽留放棄醫治,咱們到底應該怎么辦?

起緣

父親五年前得了心肌梗塞,由於送診不到位,構成了室壁瘤,歸屬於心肌梗塞很嚴重的病發症。

五年前就病況緊急,但是好在上天保佑,逃過一劫。

就是這樣,又過了五年。

前不久,日漸衰微的心髒功能,早已無法支撐點人體的正常運行,各個器官連續出問題了。

父親住進了ICU,盡管醫師全力以赴救護,但是最終無能為力。

在臨床的過程當中,爸爸好數次表示過,期待放棄醫治。

但因為也了解爸爸的性情,知道他容易糾結和不斷,猜測這個不是他內心堅定的選擇,所以只好選了忽視。

死扣

但是越到之後,它的痛楚水平越重,眼睜睜地看著他痛楚,無計可施,內心刀紮一樣不舒服。

到後來他不舒服時,我也只能絕情來到一邊不看他了。

由於沒有方法緩解它的病苦,可是我看見他人體痛楚,內心一樣痛楚。

那時候我覺得,如果你實在痛楚,而且真的沒治好的很有可能,那不如就讓他盡早解脫吧。

但是,事兒並不是這樣簡易。

那個時候的窘境取決於:並不是放棄醫治父親就能立刻不遭罪,迅速解脫;不治療他一樣得再次難熬,再次承受病痛的折磨,乃至也會更加痛楚。

因此,大家繼續堅持醫治,到後來,爸爸在病痛的折磨中,走完了全過程。

但這種窘境像一個死扣,在許多家庭都是會遇到。

窘境

這也是成千上萬家中已經或正面臨的窘境。

健康平安僅僅大眾的美好祝福,絕大部分的變老都伴隨疾病纏身,這也是無法回避這一事實。

現代科學發展至今,有眾多方法持續一個人的一生。

吸氣停,有無創呼吸機;

心髒停跳,有起博器;

無法進食,能夠插胃管……

總而言之,保持一個人的心電監護,針對現代科學來講,並不是什么難題。

但人生在世,我們對於生存質量是有要求,在床上靠無創呼吸機或是插胃管延續生命,人社會意義早已缺失。

看了一篇文章描繪在養老院和臨終關懷醫院碰到的例子,許多重病老年人都是有相似的需求,希望可以沒有艱難地盡早離開。

有末期直腸癌人瘦骨嶙峋的,有腦中風自願醫保扣稅很多年中重度半身不遂的,有魂魄保持清醒依靠各種各樣管道延續生命特點的……

她們靠藥和設備吊起一條命,她們表述的心聲是——

能否為他/她把藥給停,亦或者是下一次發生意外狀況,不會再救治,使他很自然地擺脫,爽快一點走。

但是,到家屬這兒,這個決定並難做。

面對生死,誰都無法指責對方堅持不懈或是放棄醫治,是自私的個人行為。

安樂死

有關安樂死,較為著名的例子是中國台灣著名電視機網絡主播傅達仁。

她在84歲的時候被確診為胰髒癌,兩年來飽受病痛折磨。

他主動在台灣推動安樂死合法,但是最終還是沒能完成,最後他在家人的隨同出來到瑞士,選擇安樂死來完畢自己的生命。

在前去瑞士以前,傅達仁的親人是危疾保險比較無法接受安樂死的。

但傅達仁執意要接納安樂死,由於就算手術成功了,以後他也要在醫院病床度日、失去自由,他不願在人生的最後階段過得此痛楚,想要有尊嚴的走完最後一程。

傅達仁的大兒子在陪伴父親邁向自身結束的過程當中,那樣形容自己的體會:

“那一刻,很平靜,寧靜得如同爸爸僅僅入睡,人們都沒注意到,他真的走了,都是這一刻,大家真真正正學會放下,認為這是對父親最好的選擇。曾經我買保險們不原諒他、曾經我們感覺他自私自利,曾經我們希望他能夠陪我們身邊,不過爸爸的身上的苦楚,真不是我們能體會的,大家對父親的愛,便是尊重他的想法,大家陪在他周圍,他離開的那一刻,我們全家都是在,爸爸了解我們都是愛他的,我覺得那就行了。”

  • 关键词:

相关文章